大庆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生态建筑

国外环保建筑新趋势地下盖房屋

来源: 2018年08月13日

国外环保建筑新趋势:地下盖房屋

伦敦郊外草地下别墅

建造地下建筑的风潮是国际性的,但在英国有其特殊的意义

国外环保建筑新趋势地下盖房屋

。随着城市化不断深入,找到一片青草地建起崭新的乡村别墅已经基本不可能了,因为所有像样的地方都在严格的保护政策之下被禁止开发。把房子们往地底下塞就成了种极具创意又不失环保的可行方案。

Helen Hamlyn女士在英国奇特恩斯的一块面积近150英亩,被农田、牧草和山毛榉覆盖的地方建造了一座房子,设计由Robin Partington操刀。这座Holmewood House 近乎完美地把自己隐藏在了地面自然形成的轻微褶皱之中,绿色的屋顶足以承受草坪、泥土以及拖拉机行驶的压力。远远看去,这幢房子会消失在如画的自然景色之中;就算你发现了它,也会被它宁静而独特的美感所深深吸引。

简直是世外桃源,Hamlyn女士说。她是Helen Hamlyn信托基金的主席,该基金在英国和印度的文教领域支持着许多项目。你肯定也能感受到它身处田园中显得多么漂亮,非常简单但很自然。而且从室内天花板的高度和采光效果来看,身处其中你永远不会觉得自己是在地下。房屋朝南的部分里分布着所有主要的房间,一年四季都会有阳光透过玻璃直射进来。

Hamlyn 夫妇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找到一个乡下的处所,既能很快到达伦敦又能享受田园牧歌的生活。当丈夫Paul去世后,Helen决定继续努力实现他们的梦想,但是原有的建筑计划被当地政府驳回了。她对于新家室内装潢早就有了成熟的想法,甚至连一件件古董该放在什么地方都想好了。因此,手握 150英亩的乐园却无法居住令Helen非常失望,直到她遇见了Partington。他提供了建造一体化地下建筑的想法,这帮他们克服了原有的难题。

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把地面像用手术刀一样切开,把切口像毯子的边缘一样提起个豁口,然后把Helen想要的都放进去,Partington 说。对这个案例来说,这个想法显然是非常合适的。把房子建在地下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以前人们总是做得不那么地道。在这里我们有150英亩可以随意挥洒,而且地表上有各种各样的自然褶皱作为创作素材,这些正是做这种事情最需要的东西。

整个房子精致的空间布局围绕着一个中央天井。天井上面是透明天花板,下面是活动地板只需按一个按钮就可以变成游泳池。房屋内墙全部采用精选的法国石灰石并严丝合缝地相互拼接,没有使用一点石灰浆粘合;开关和电子控制系统也都按照石头的纹理进行定制,以求天衣无缝。

这幢房子最令人惊奇的一点还是其现代设计形式与传统建筑材料的融合,这其中也有Hamlyn女士收藏的老式英国家具和挂毯所起的作用。我一直资助着古代建筑的保护事业并同时创造一些新的这就是我的爱好,Hamlyn女士说。我花了很多年收集这些古董,并且非常清楚我要把每一件放在什么地方,我的房子就是根据想象中早已成型的地方设计的。

空间的灵活性是设计中考虑的一个关键因素,因为这座房子还会被用于举办各类会议,以及为英国皇家艺术学院Hamlyn中心的校外活动提供场地。但是大部分时间里它还是作为私人住宅,由内而外弥漫着对自然的崇敬和赞美。

瑞士山间

这种精妙而审慎的理念同时也在另一座先锋性的建筑中被实践着,环境和方式却完全不同。建在瑞士小镇Vals旁山坡上的Villa Vals由荷兰设计师Bjarne Mastenbroek自行设计并居住。这座房子建成于2009年,但Mastenbroek和他的家人对这个地方的向往由来已久:旁边不远处就是闻名遐迩的温泉胜地。

这个小镇里遍布着牧人小屋,其间的空地都是绿色的牧场,Mastenbroek说。我们在构思这座环保的住宅时,真心想保存原有房屋之间那纯洁的土地。

与建筑师Christian Muller合作,Mastenbroek把这栋房子整个塞进了山坡里面,在原有的表面以下开了一个圆形的开口,没有影响山体原有的起伏。门窗的正面空出了一块平台,保证了屋内观景和深度采光。把房子建在山体之内使得室内冬暖夏凉,房子的电力供应来自当地的水电站。

但是我们一年之中的三个季度都不住在这里,如果这样的话它就没那么可持续了,Mastenbroek说。他用一群荷兰设计师的作品把房子装修妥当。 于是我们决定当自己不在的时候,就把房子出租出去。我们发现这房子对人们的确有很大的吸引力。它真的让你感觉到很舒适,而且契合了我们内心深处的一些东西,但这些东西是与建筑学无关的。

与此同时,Villa Vals比当地的绝大多数传统的牧人小屋都要开放而透明,这摧毁了人们关于地下建筑一般都很阴暗的惯常想象。在建筑师Helen Seymour-Smith为自己在英国格洛斯特郡设计的住宅而言,情况也是一样的。虽然房屋主体结构处在地下,但它与一个下沉式庭院接合,而且所有起居室和卧室全部朝南,所以采光从来都不会成问题。

我们去年五月份搬了进来,直到八月份才安装了一些照明设备,建筑设计经验丰富的Seymour-Smith说。一直都不用开灯,我们为此感到很开心。从地板到天花板都会被自然光照亮,我们从来不会感到自己是在地下。实际上这房子的采光比大部分地上建筑都要好。

Seymour- Smith把这座建筑建在了一间废弃的牛棚底下,而这里很快就将成为她实现下一个计划的办公室了她正打算在她父母的农场里大干一场。农场坐落在附近最高的一座小山上,四周风景如画。得到当地管理部门的批准一直是最大的难题,但他们有时也会被美妙的设计和坚定的决心所打动。

我觉得要不是我们打算把房子建在地下,他们不会给我们许可的,Seymour-Smith说。但其实我们自己比谁都更在乎保护这里的自然风光。我们的确会做大量的挖掘工作,但我们并不打算带走任何东西,完全可以就地利用。如果挖一个大坑然后做出一个防水层的确会花很多钱,但我们做的不是那么回事儿。而且虽然我们只能从房子里看到一个方向的景观,但我们真的为此感到开心。

在沙滩和海岸线上

在英国北诺福克,建筑师Tom Ground设计并亲手建造了一半埋在沙丘里的Sedum House。这幢房子的卧室和其他一些结构处于地下,房顶以景天属植物层覆盖。房屋正面的玻璃墙使得大量自然光可以照进屋内,天花板上的人工照明对其加以补充。

地面既有出色的防水性能,也能为房屋的结构安全提供可靠的保障。住在地下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它会给你看待外面世界的另外一个角度,供职于CAM建筑师事务所的Ground说。我的三个女儿都很喜欢这个地方。看着她们跑进跑出,我感到非常幸福。

海岸线附近是另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地方。在澳大利亚的菲利普岛上,建筑师Barrie Marshall建造了一座隐藏于沙丘和海岸的度假别墅。从海滩上你几乎看不出它的存在,它低矮的背影与岩石是同样的颜色,房顶由灌木丛覆盖,只有从沙丘中冒出来的金属烟囱能让你发现这里有座房子。

我非常清楚,这房子处在绝佳的位置上,Marshall说。我们处在乡下海滩上的一个新月形地带,有着非常适合游泳、钓鱼或冲浪的海滩。没有什么比站在沙滩上回头一看发现一栋傻乎乎的房子更可怕了,好像它是整个海滩的主人一样。我们的房子就不一样了,我们与环境相融了。

当地人把这幢房子称作地下碉堡。如果按照碉堡的标准,你可以把它良好的采光和极美的景观当做两个大大的惊喜。屋后与下沉式后院连接处的玻璃窗使房间可以从前后两个方向采光。屋顶上的植被使得房屋的隔热性能良好,帮助降低了能耗。

泥土与现代建筑的混搭

即使是在市区附近,把泥土挖起来跟建筑玩玩混搭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A-Cero建筑工作室在马德里近郊用泥土和草皮给一座大楼套了一层生态外衣。城市绿地、楼顶花园和日渐增多的光伏发电站也可以参考这种方式,以降低人造建筑给人带来的压迫感。房屋可以不再是兀立于自然之上的东西,他们完全可以相互融合。

作为一种对自然风光破坏较小的建筑形式,地下房屋正变得越来越受人欢迎。每个案例都有其不可复制性,但伴随着它们所带来的环保效益,它们似乎正在表现出史无前例的魅力。这并不是一剂适用于所有建筑的万能药,Partington说。即使一位客户对我们说他想要与别人一样的东西,我们也会根据个案情况设计出完全不同的解决方案来。真正的挑战是我们要理解一个环境的特殊魅力,并使我们的建筑与之合而为一。

随机文章